[琴文化雅集] 《越地琴史说约》讲座暨浙江琴会2019年春日雅集圆满落幕

发布时间:2019-04-16   来源:宣教部

本周日下午,在浙博武林馆区报告厅举办了《越地琴史说约》讲座暨浙江琴会2019年首次雅集活动。活动报名踊跃,现场吸引了近两百名琴友到场聆听,在近四小时的活动里座无虚席,嘉宾妙趣横生的讲解和琴人感情充沛的演奏,更是博得了观众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绍兴作为旧时越王的封地,史称大越,明代的绍兴琴派也曾在地方上盛极一时,影响至今。浙江琴会副会长、绍兴市古琴研究会会长金少余先生,以详实的史实资料、丰富的素材积累、作为绍兴琴人的感同身受,为大家娓娓道来绍兴琴派的前生今世。

金少余先生的分享从先秦讲起,以时间为轴,以史料为鉴,将绍兴琴派的发展脉络梳理为九个不同的历史阶段: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代、清代、近代,真可谓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而那些流传千年不衰的越地琴人琴事,更是让人心神往之,印象深刻。

比如浙博馆藏十大镇馆之宝之一的春秋伎乐铜屋,恰巧就是出土于绍兴,铜屋人物的造型设计,生动反映当时演奏的场景,可以作为绍兴古来就有奏琴风尚的一种佐证。也就难怪会有赵国人赵胡言“常游会稽,映溪水鼓琴”的赏心悦事了。

《琴史》记载了两汉时有孝女曹娥者,既奏且吟,其父也是琴人;魏晋时期大量文人南迁、好王谢风流,更有戴逵父子三人长期隐居绍兴习琴、王氏兄弟为琴伤逝,弹琴自然而然地成为时人生活的一部分,更是父子、兄弟、朋友交流情感的表达方式。

越人善弹琴,既懂得演奏的精妙,也通晓制作琴具的技能,但更明白乐曲传承的重要性。《幽兰》一曲源自陇西地方歌曲《陇西行》,为南北朝诗人鲍照所作,会稽人丘明正是传谱者,“于幽兰一曲尤特精绝”。第一部琴史专著《琴史》的作者朱长文也是绍兴嵊州人,据其自述,其祖父有唐代的名琴,“音静而不流”。宋代琴僧文海,自开封和尚夷中处习得琴艺,在越州山中昼夜不休苦练十年,终有大成,由他起始,“琴僧体系”得以不断传承发展。

明代的绍兴琴派繁荣活跃,文人结社成风,张岱、尹尔韬所创立的丝社更是成为中国琴史上最早的古琴社团之一。后者所编撰整理的《徽言秘旨》,所革新和简化的记谱方式对中国古琴琴谱的发展影响深渊。

清代和近代延续了明代的特点,也涌现了不少杰出的越地琴人。有意思的是,通过他们的生平经历,不难发现他们中也或多或少存在着紧密的联系。

金少余先生的学识积累丰富,讲座中的很多照片资料都是他亲自去文史馆、博物馆中精心查阅的珍藏,为了更好了解陆游和琴的故事,他更是翻阅通读陆游存世的诗稿,有四百余篇提及琴,进一步丰富了陆游能弹琴、会斫琴、藏唐琴、自僧人处学琴的琴人形象,也给到场观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妙语连珠的讲座赢得了观众会心的笑声和掌声。讲座结束后稍事休息,紧张的调音准备后今年浙江琴会首次古琴雅集就此开始,来自琴会的诸位琴人轮番登台演奏,为大家献上一场视听盛宴。无论是让人身处碧波荡漾、烟雾缭绕的《潇湘水云》还是情趣逸致、音韵流畅的《岳阳三醉》;感叹英雄末路、意气消沉的《楚歌》,抒发对不羁生活向往的《渔樵问答》;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古琴名篇,将在场观众带入到曲中意境,恍然如有所得,又怅然如有所失。

雅集的尾声,浙派古琴传承人、浙江琴会会长章怡雯先生分享了她今天的感受,自觉获益匪浅,也希望通过雅集的形式促进琴会会员之间的交流与学习,也希望可以对公众,特别是喜欢古琴的朋友,以琴会友,更好传播古琴文化。她压轴演奏的《醉渔唱晚》,苍劲有力,描述了渔翁豪放不羁和放声高歌的醉态,历历在目。

在观众的不舍和留恋中,本次越地琴史说约讲座暨浙江琴会2019年首次雅集圆满落幕。

作者:张贝旎、龙群英 摄影:徐蕊红

评论区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