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投稿] 魏晋往世彼岸的亭台楼阁——越窑青瓷堆塑罐

发布时间:2019-11-25   来源:宣教部

在北京故宫举办的“天下龙泉”龙泉青瓷特展回归故乡,于11月15日——2月16日在浙江省博物馆巡回展出。说起龙泉瓷器,其中模样最有特点的大概要数北宋时代仿古制作的“龙泉青瓷五管瓶”了。在浙江省博物馆还收藏着一组和北宋龙泉青瓷五管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瓷器——越窑青瓷堆塑罐。

浙江博物馆收藏的龙泉青瓷五管瓶(左)、两款西晋越窑青瓷堆塑罐(右)

(图片来源:浙博官网和作者拍摄)

堆塑罐又名“魂瓶”和“谷仓”,是一种及其具有时代特色和地方特色的产物。最基础的形态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的五管瓶,地域分布主要位于长江中下游地区,尤其是处于古会稽郡和古丹阳郡的浙江和江苏最为密集。堆塑罐的样式有迹可循,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发展演变的痕迹非常明显。在早期堆塑罐也被称为“谷仓罐”或者“仓廪”[《吴晋越窑青瓷魂瓶乐舞图像研究》丁同俊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 2016年12月]。

堆塑罐早期的形态五管瓶(图片来源:浙博官网)

而浙江省博物馆收藏的另外两款西晋时期的越窑青瓷堆塑罐,就非常具有晋代堆塑罐的特征了,原有的“管瓶”特征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亭台楼阁、人神家畜,从罐体的浮雕到罐顶的堆塑,形成了成熟完整的堆塑罐形态。从质材、题材、宗教上可以解读为以下三大模块:

狂欢时代,越窑青瓷的华彩。青瓷堆塑罐是魏晋时期非常有典型特征的明器,而西晋在历史上作为一个承接东汉士族体系,勘定三国乱世的短暂统一王朝,将东汉的门阀士族体系发展到了极致,统治阶层的奢靡之风和黄老玄学在中国历史上可谓独树一帜,而堆塑罐的巅峰也正是出现于这一时期。

对比三国时期,西晋时期的堆塑趋于繁缛,多装饰人物、动物、瑞兽和门阙。在三国晚期至西晋这一时期,罐上开始贴塑佛像、亭、台、楼阁,罐上部呈塔状。还有的堆塑龟趺阴刻的碑铭,记载生产年月、产地以及吉祥语言等[2]。做工之精细,造型之繁复对于当时的生产技术来说,不仅在技术上处于前沿,而且在艺术价值上也是比较少见的。

三国瓯窑青瓷堆塑罐(图片来源:作者拍摄)

浙江省博物馆所收藏的堆塑罐是越窑青瓷所制,三国和西晋时期是中国瓷器成熟瓷器发展史上第一个辉煌时期,标志着原始瓷生产不断地向成熟青瓷生产转变。就青瓷而言,南方地区与其得天独厚的水文和原料条件,在当时的瓷器发展上首先抢得先机。从三国两晋以前追溯,古代青瓷窑址多集中于江南地区,也证明了三国战乱所造成的生产力南移的历史情况。

从制瓷工艺看,相比于东汉原始瓷和成熟青瓷混烧的过渡时期,西晋时期的成熟青瓷的品质和产量都有着巨大的飞跃,无论是胎釉原料的选用,还是成型方法的多样,以及施釉方式、窑炉结构、装烧技术,直到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都已远超东汉末年瓷器生产之初[2]。

世故人情,堆塑形态的旖旎。浙江省博物馆的西晋堆塑罐带有强烈的人文和技术痕迹。以二层的越窑青瓷堆塑罐为例,该堆塑罐在罐口上方塑有两层的台基,在顶层上四方的位置分别塑有四角对称的四个小亭子和中心的一个大亭子,其屋顶样式都是单檐攒尖顶。由此可以看出,西晋的建筑理念和后世成熟的榫卯结构木质建筑体系互为纵向发展的上下关系。

在建筑中间装饰有人俑的跪像,较大的人偶以两两一组进行排列,尽管经历了千余年的磨损和侵蚀,人像的不少细节处已经模糊不清,但就其本身的大致的穿戴和形象来看,有异于中原地区典型的样貌和服饰风格,结合罐体的佛像浮雕,笔者更倾向于罐体堆塑上的人物是当时胡人的风格。

结合《晋书·文帝纪》中的“海隅幽裔,无不思服”和“五胡乱华”的历史,在魏晋时期相比汉代拥有更大规模的民族融合。笔者认为,堆塑罐上的佛像和胡人像更好地说明了胡人已经西域文化在西晋时期,已经开始融入汉地士族门阀的生活之中。

在该堆塑罐上还有狗的形态,在狗的前面有一个形态较小的人物跪像,狗大人小,这一形象似乎在展现狗在这一场景中所处的地位,而那个人物跪像应该是相当于专门为主人饲养犬类的仆人。凭此看出,犬类作为最与人亲近的“五畜”之一,享受着比奴仆更高的地位,相比于狩猎的功能,犬类赏玩的意味也更加加重了一层,对比“昭陵六骏”的情况,笔者是偏向于这狗是死者生前所爱,以求共赴天界。

二层堆塑特写(图片来源:作者拍摄)

魂兮归来,宗教观念的杂糅。灵魂观念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丧葬文化的基础,堆塑罐作为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外宗教文化交融杂糅的重要过渡时期,在丧葬文化中有着独到的文化观念。

堆塑罐最为魏晋南北朝时代的明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其上面存在的佛教元素,仅浙江省博物馆所收藏的堆塑罐里,除了三国时期瓯窑青瓷堆塑罐外,两款西晋的越窑青瓷堆塑罐上都存在着明显的佛像浮雕和堆塑。同样的两款越窑青瓷堆塑罐,两层的堆塑罐上佛像并不在堆塑上出现,而是以浮雕的形式,表现在罐体上,呈两侧对称分布;另一款三层的堆塑罐堆塑的底层上,以两两一组在四周分布。   

从分布的位置上看,罐上的佛像并不同于后世佛教的一些艺术品那样,以佛教元素作为主角。堆塑罐的分布上尽管有佛教的元素存在,但相比其它元素,佛像的元素更像是附带的映衬和表现天界的装饰。

堆塑罐上的佛像和人物(图片来源:作者拍摄)

笔者认为,堆塑罐作为一种完全为死者服务的明器,结合其形象和以亭台楼阁为主的造型,更类似于方术中“海外仙山”的说法,《史记》中有徐福赴海外求仙的记载,唐代诗人白居易在《长恨歌》里直言“忽闻海外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而西晋时期多以黄老方术以修长生为目标士族的宗教理念,堆塑罐也多出现于南方地区,那么晋人是否是将堆塑罐作为自身对于死后赴海外仙山的一种精神寄托?

“徐巿载秦女,楼船几时回?但见三泉下,金棺葬寒灰”,堆塑罐作为一种见证魏晋时代的独特明器,寄托了魏晋风骨的死后世界,历经了当时士族门阀的长生幻梦,正如当年命令赴海外寻药徐福的始皇帝一样,注定了魏晋时代的湮灭。


参考资料:

《青与白——中国瓷器之源简述》

《汉魏西晋来华僧人考述》

《魏晋南北朝瓷器纹饰三题》

《魏晋南北朝时期堆塑罐的造型风格及装饰特点探微》

《魏晋时期堆塑罐的装饰特征》

《吴晋时期堆塑罐功能探析》

《吴晋越窑青瓷魂瓶乐舞图像研究》

《吴西普青瓷堆塑罐性质及鸟形象研究》

作者:崔常然

评论区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